陆少的暖婚新妻
字体:16+-

第3311章 衣冠禽兽

符媛儿有点想笑,他们程家人,哪一个简单了。

“我对他倒是有点兴趣……”严妍眼里闪过一丝狡黠,然后她拿起手机,不知道给谁发了一条消息。

“你干嘛?”符媛儿坐到了严妍边上,直觉告诉她,严妍好像找人查程奕鸣了。

严妍冲她轻哼一声,“刚才还呵斥人家呢,这会儿见有好处,又来理人家了。”

“别给脸不要脸。”她不但坐,还挤着坐呢。

她和严妍就这样,可以吵最狠的架,但心里从来都把对方当成亲人。

虽然两人对事情的态度不完全一样,但她只要知道,严妍永远不会害她就对了。

“哎,说实话,程子同不让你碰这件事,完全是出于你的安全考虑。”严妍心平气和的对她说。

符媛儿明白,“我真有什么事,他对我爷爷没法交代。”

严妍看了她一眼,欲言又止,算了,有些事情,是要靠自己去悟的。

这时,严妍收到了消息回复。

她的确找人帮忙查了查程奕鸣的老底,对方的回复也很有意思,说基本上很难查到真实的东西,掩盖得非常好。

如果真要查的话,需要大量时间。

“别查了,”符媛儿阻止严妍,“他都把活干了,我这个首席记者干什么啊?”

“你真打算盯着程奕鸣不放了?”

符媛儿点头。

她有一个想法,“别告诉程子同我没陪你去剧组,我要自己单独行动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严妍,你能让我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吗?”她很严肃很认真的看着严妍。

她很少这样的,这已经到了她的底线。

严妍也不禁反思,她是不是干预符媛儿太多。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于是,符媛儿陪着严妍到了机场,严妍上飞机离开。

而她在机场待了一小时后,悄然离去。

接下来的两天里,她就只做了一件事,得到了伪装成万国游乐场服务生的机会。

然后,她期待已久的,程奕鸣和子卿的约会终于来到了。

这天她刚到园区办公室,就听到一个主管说,今天有人包下了旋转木马给人庆祝生日,时间段是下午三点到五点,到时候旋转木马就不卖票了。

符媛儿心里那个兴奋啊,她猜得没错,程子同果然让子卿被保释出来了。

至于他是怎么做到的,她不想问也不想知道,她只要确定在三点之前,自己能把录音笔悄悄放到旋转木马那儿就行了。

她特意买了性能超好的录音笔,录音范围十米内。

就旋转木马那点儿地,还能掩盖不住一只小小录音笔!

她假装巡查园区安全,一会儿工夫就将录音笔放好了。

然后她爬上了“特洛伊木马”,在马头的位置,透过马头的眼睛造型的窗户,她可以清楚的看到旋转木马入口的情形。

再过十分钟,子卿和程奕鸣应该都要来了。

果然,几分钟后到了一个男人。

符媛儿定睛看去,这个男人很陌生啊,从来没有见过。

不应该是游客,因为这会儿已经是三点过几分,旋转木马已经不对外卖票了。

符媛儿沉住气,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。

那个男人钻到木马的转盘上,仔细的搜索着每一匹木马。

他的动作不慌张也不着急,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程奕鸣和子

卿会随时出现。

不是说三点吗,为什么他们两人还没到呢?

男人将木马搜了两遍,但仍然没找到想要的东西,不由地恼怒砸拳。

他低头看一眼时间,撤出了旋转木马的区域。

不多时,符媛儿期待的两个人,终于出现了。

子卿来到木马的转盘上,也对着每一批木马仔细寻找。

然而,找了一圈后,子卿非常奇怪的发现,自己什么也没找着。

程奕鸣似乎很生气,两人吵了几句,程奕鸣忽然抬起胳膊抽了子卿一耳光。

子卿纤瘦的个子,哪里能承受这样的力道,登时就摔在了地上。

符媛儿惊讶的差点叫出声来。

她担心子卿有没有事,因为受了这一个耳光之后,子卿好半天没动静。

符媛儿忍不住了,她正打算下“战马”,去木马区看看,这时候子卿站起来了。

她没再搭理程奕鸣,独自离开了。

片刻,程奕鸣也转身离去。

符媛儿算是看明白了,这根本不是过生日,而是找东西来了。

之所以包场,是找东西不想让人打扰而已。

但他们要找的东西,很显然……不见了!

回去的路上,符媛儿一边开车,一边播放着录音。

“你为什么把东西放这里?这里很不安全!”刚一见面,程奕鸣便开始呵斥子卿。

“我的东西,我想放哪儿就放哪儿。”子卿也毫不客气的回答。

“快找!”程奕鸣不耐。

结果符媛儿看到了,子卿什么也没找到。

“我明明放在这里的,难道被人发现拿走了?”子卿也很奇怪,疑惑的自言自语。

“废物!”程奕鸣骂道。

“没有了大不了重新写,写程序又不是什么难事。”子卿不以为然。

“现在是重新写就能解决的事吗?”程奕鸣抓狂,“时间成本呢,人力成本呢?你可别忘了,这个程序不是你一个人写出来的!”

子卿冷笑:“不是我一个人写的,难道还有你帮忙?你们公司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蠢猪,我给你面子才让他们加入程序开发的……”

“啪!”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“你最好记住,你还有东西在我手上!”程奕鸣低声怒吼,“给你两天时间,必须找到程序!”

再之后,子卿爬起来离开,什么也没再说。

符媛儿听着好生气,之前她以为子卿和程奕鸣有恋爱关系,现在看来根本没有。

子卿更像是被他要挟利用!

事情发展到现在,已经不是她要给报社挖料的事情了。

她好像有点理解,程子同为什么不让她再碰程奕鸣的事……

她直接驾车回到了程家。

说实话,程奕鸣的举动让她心里有点发毛,倒不是她害怕,她更加觉得有点怪异……

总之,程家人多一点,她待着安心一些。

她刚走进客厅,却见程子同迎面走来,目光里带着疑惑。

嗯,如果按照她陪着严妍去了剧组的时间来算的话,她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里。

但她干嘛跟他交代那么多。

就算她承认,她应该听他的劝告,但也不代表她表面要认输。

她也冲程子同用眼神打了一个招呼,然后径直上楼去了。

“符媛儿。”

当她将自己泡入浴缸后,忽然听到程子同

的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紧接着门被推开。

她赶紧往浴缸里缩了一下,泡沫之上只露出脖子和脸。

而他斜靠着门框,目光淡淡的朝她看来。

“有什么话可以等我洗完澡再说吗?”她差点翻他一个白眼。

她以为他们都已经形成规矩了,对方在用浴室的时候,另一方是不能进来的。

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,接下来还有两个多月,要怎么相处!

“你这两天去哪里了?”他问。

“陪严妍去剧组了。”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“剧组……飞机上就要花掉大半天时间,而你今天就回来了……”

“那又怎么样?”符媛儿轻哼:“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,只要我愿意,飞去国外吃一顿法国菜再回来都可以。”

毫无破绽,滴水不漏。

程子同没再说话,转身离开了。

符媛儿暗中松了一口气,她不想让他知道她去游乐场“布局”了,而且有些收获。

泡澡出来,她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发丝,一边走到了窗户前。

花园的道路上开进两辆车,一辆是程奕鸣的,一辆应该是程木樱的。

她想着那段录音,和阴狠的画面,再看程奕鸣时,不再觉得冷酷无情,而是一股寒气从心底冒出。

还好她本来就不怎么搭理程奕鸣,以后见了,更得绕着走才行。

不过,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
今天在程奕鸣和子卿去旋转木马之前,还去了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是谁呢?

插一句,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,【 \\ 】缓存看书,离线朗读!

夜色深了。

她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,忽然听到门外传来声音……

她好奇的起身去看,打开门之后,却瞧见长长的安静的走廊里,一个身影忽隐忽现……

看着怎么有点像今天在旋转木马那块看到的男人?

她赶紧追上去,那个身影却走得很快,她追得也越来越快,当她追到楼梯边时,却发现楼梯变成了悬崖,而她刹不住脚……

“啊!”她一声惊呼,猛地睁开眼来。

愣了好几秒钟,她才回过神来,意识到刚才是一个梦。

“符媛儿?”身边响起程子同疑惑的唤声。

她深吸一口气,答应了他一声。

“我做了一个噩梦。”她告诉他。

“不过现在没事了。”接着她又说。

然后她翻身换了一个姿势。

“我的肩膀可以借你。”他说。

符媛儿被他这句话逗乐了,说得好像她很害怕似的。

“我又不害怕,谢谢你了。”她头也没回。

不过,被他这么一逗,她好像真的没那么害怕了。

闭上双眼,她很快又睡着了。

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,程子同的神色间也才有了一些放松……他也准备继续睡。

这时,床垫微动,一直背对着他的人儿转过身来,靠上了他的胳膊。

他不禁微微一愣。

却见她睡得很沉,依偎过来的动作应该是无意识的行为。

说自己不害怕,其实心里已经被吓得不行,所以才会下意识的寻求安慰吧。

心口不一的倔强女人。

程子同无奈的撇嘴,却没发现嘴角里满满的宠溺。

他任由她这样依偎着,一动不动,慢慢的也睡着了。

夜依旧很深,她却不再有噩梦,因为有一份温暖陪伴着。

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