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来
字体:16+-

第八百七十三章 刻字

陈平安站在那根将两轮明月牵线搭桥的蛛丝上,后撤一步,身形笔直坠落,去追那头主动撤离战场的远古大妖。

同时伸手一扯,将那根主人来不及收走的蛛丝收入袖中,反正有陆沉在,无后患之忧。

陈平安瞥了眼大门那边,一门之隔,就是青冥天下了,那边道气沛然,气象万千,似乎陆陆续续聚集起来一大拨的山巅道士。

白泽跟礼圣这对曾经并肩作战、且极其投缘的万年好友,结果万年之后,等到各自出手,皆毫不留情,为了那一轮即将搬徙出蛮荒天下的明月,一个拦阻四位剑修联袂拖月,一个就拦阻白泽的拦阻,双方打得天时大乱。

双方万年之前就已都是十四境大修士,又各自因为心中大道,主动选择放弃跻身十五境。

一尊白衣法相,古意苍茫,一尊儒衫法相,浩然正气。

礼圣儒衫上的每一条经纬丝线,就是一条浩然天下的“规矩。”

而细看之下,那“白泽法相”是由无数个妖族真名聚拢而成。

故而双方每一次法相崩碎,都是一场名副其实的天翻地覆,大道之争。

陆沉好不容易才找准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,从袖中捻出一页道书,念念有词,随后丢掷一张紫气萦绕的自创符箓,通过那道衔接两座天下的大门,去往白玉京,给二师兄报喜,赶紧领着白玉京修士过来接引那轮明月,早早落袋为安,再立即关上大门,不然白泽一个发狠,直接将战场换到青冥天下,再一拳打碎那轮明月,后果不堪设想。

以白泽的境界修为,哪怕是在青冥天下,师兄余斗即便身穿法衣、手提仙剑,注定无法将其留下,一来礼圣到了青冥天下,大道压胜之重,无法想象,甚至要比至圣先师去往青冥天下还要夸张,再者陆沉最清楚师兄的脾气,是绝对不愿意与谁联手对敌的,尤其是白泽的合道方式,重伤不重伤的,没两样,只要被白泽返回蛮荒天下,以白泽的真身坚韧程度,加上白泽对天下众多道法的了解深度,相信很快就会恢复战力。

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指点绯妃水法的。

那个从月宫废墟地底深处长眠中醒来的枯瘦老人,在下坠途中,仅是几个呼吸功夫,就已经变成中年男子的容貌,并且还处于类似道家返璞归真的玄妙状态,不出意外,相信它很快就会易容为年轻姿态,而这种变化,并非障眼法使然,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大道显化。

这位飞升境巅峰大妖,笔直一线,坠向大地。

不曾想被那个头戴莲花冠的家伙跟上了。

大妖手持长剑,绕在背后,心弦微动,只是迅速权衡一番利弊,还是放弃递剑砍人的冲动。

双方间隔不过十数丈,两道剑气虹光一同直直撞向蛮荒大地,动静之大,如雷鸣震动。

大妖以蛮荒古语问道:“就不帮帮那位小夫子?”

不料那个人族修士,竟是以无比纯熟的蛮荒古语微笑道:“你不也没帮白先生?”

已是青年模样的那头巅峰大妖,略微惊讶,“难道是我看走眼了,你其实不是人族?”

一个年纪轻轻的人族修士,谁会吃饱了撑着,跑去钻研蛮荒古语?

再者这个修士身上,确实存在着一丝虚无缥缈的熟悉气息。

见那人笑着不说话,这头远古大妖问道:“跟着我做什么?”

那人倒是实诚,“看能不能趁着你境界不稳,还没有真正重返巅峰,找机会做掉你。”

一网挂虚空,百亿杀气生。

最适宜那些占据地利的战场,只要在地底深处事先打造出一座老巢,只需“妨碍小虫飞”,对于自投罗网的人族中、下五境修士,和类似大骊铁骑的山下兵马而言,这头飞升境大妖,简直就是最可怕的阵师。

广个告,【 \\ 】真心不错,值得装个,毕竟可以缓存看书,离线朗读!

更何况这头远古大妖,还是一位承载着某条甚至数条远古剑道的巅峰剑修。

大妖哑然失笑。

如今的年轻修士,一个个的,境界都这么高,脾气都这么差,说话都这么直接吗?

眼前这位剑修,相较于先前几个,只说年龄一事,还要古怪,人身小天地的山河气象,以“周岁”年龄计算,明明不到五十岁,可如果按照光阴长河塑造出的某种年轮来算,眼前剑修,年纪依旧不大,但好歹约莫有个三百岁的修道岁月了,只是偶尔又显露出四五千岁的道龄。

看着那个双手笼袖的年轻剑修,大妖冷笑道:“别在这儿诈我,你要真有能耐,有五成把握,早就出剑了。”

陈平安微笑道:“那就试试看?”

大妖没来由想起他的那个道侣,那小娘们,出剑真狠。

还是别试试看了。

没必要。

真正的缘由,还是那厮有意无意瞥了眼地面,好像看穿了自己的心思,一旦他双脚触及地面,就是结阵一座天地,天空地面,遍张罗网。

在自己的天地之内,再喊几个帮手,打个十四境修士,哪怕胜算不大,也要剥掉对方一层皮,比如与托月山知会一声……

他娘的,托月山怎么没了?

难道浩然天下已经打到了托月山?

环顾四周,看那人族的排兵布阵,根本不像啊。

这头大妖瞬间心凉了一截,迅速权衡利弊一番,还是先归拢昔年麾下那六洞妖魔精怪,吃饱喝足过后,恢复巅峰,才跟人问剑,更为稳妥。就是不知道万年之后,那帮徒子徒孙们,有无在蛮荒天下开枝散叶。

怎么自己这次被白泽唤醒之后,这么多意外?还有完没完了?

这头大妖神色颇为无奈,愈发下定决心,得拗着性子,收一收脾气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所以直截了当道:“说吧,怎么才肯各走一边。”

脸面一事,真不算什么。

当年术法如雨落人间,大地之上,无论妖族人族,唯有得大机缘者,得以登山修行。

而它其实相较于白泽、初升这拨妖族修士,算是修行晚辈了,而且资质一般,因为练剑一事,是它与一位至高存在,匍匐在地,磕头苦苦求来的。

陆沉察觉到陈平安的心境变化,不得不提醒道:“你可别真打起来,礼圣在这边跟白泽打架,比较吃亏的。”

陈平安心声道:“有数。”

陆沉松了口气。

陈平安笑道:“我看你手里那把剑还不错。”

先前一轮皓彩的精粹月色,被这头巅峰大妖以秘法凝为一把长剑。

大妖绕后持剑之手,抖了个剑花,月光流溢,“早说,送你就是了。”

陈平安从袖中探出一手,不是去接剑,而是将背后那把夜游握在手中。

大妖点点头,有点意思。

之后双方便是倾力出剑,对砍一剑。

各自身形后退十数里,大妖手中长剑瞬间崩碎,化作一大片浓郁月光,月色如水银一般浓稠。

大妖身形消散,大地之上蓦然出现一个巨坑,从明月废墟重返人间的那位妖族“年轻剑修”微微屈膝,挺直腰杆,抬头望向那个并未追杀自己的人族剑修,似乎要好好记住那张脸庞。

陈平安一挥袖子,将那些月色收入囊中。

剑光一闪,去往剑气长城遗址。

当陈平安双脚踩踏在城头之上,陆沉一个后仰,躺在莲花道场之内,这位白玉京三掌教如释重负,贫道终于不用提心吊胆了。

何止是度日如年,简直是一天之内做完了千年事。

贺绶从天幕处落下身形,依旧遵循规矩,悬在城头之外,双脚不落地,老夫子小心翼翼取出那把古老神兵,都只敢将其虚握,而根本不敢攥住那把狭刀,贺绶轻轻推给那位风尘仆仆重返城头的年轻隐官,“这把刀,是老大剑仙一剑斩杀神灵‘行刑者’后遗落的兵刃,老大剑仙让我将此刀转交给你,算是你与宁剑仙的成亲贺礼。”

陆沉在那顶道冠内的莲花道场,伸长脖子,瞪大眼睛,仔细端详那把传说中的兵刃,这可是当之无愧的“神兵”,比起什么后世的有灵仙兵,品秩还要高出一筹,无需炼化,只要能够让这类兵器认主,就可以获得一种甚至是数种远古神通。

贺绶提醒道:“隐官要小心些,此刃极难掌控。”

从化外天魔那边换来的狭刀斩勘,曾是斩龙台行刑之物。

隔着一座剑气长城的城墙,两刃相邻,君臣有别。

那尊远古高位神灵,行刑者现世之时曾言,有幸见此锋刃者即不幸。

陈平安点点头,仍是毫不犹豫伸手握住无鞘长刀的刀柄,没有半点异样,十分温顺。

老夫子贺绶颇为惭愧,这把神灵锋刃,先前被陈清都握在手中,没有半点桀骜,也就罢了,不料年轻隐官接过手,还是这般……轻巧。

要知道这段暂时代管这把兵刃的时间,光是为了镇压那份粹然神性引发的诸多异样,就让贺绶颇为吃力。

陆沉心中叹息一声。

不单单陈平安是某个一的缘故,还因为年轻隐官是一位止境武夫,以及一份玄之又玄的大道相契。

整个青冥天下,辛苦收集,四处搜刮,不光是从那些光阴长河里边的破碎秘境捞取,甚至是大修士远游天外,以星辰作为渡口,移星换斗,总计才十八件神兵遗物,其中又只有两件,可与陆沉眼中此物品秩持平,一件在白玉京碧云楼,已经被封存数千年,是一副甲胄,相传是披甲者身上那件甲胄的三件赝品之一。

而这三件赝品,又衍生出了后世兵家铸造的三种兵家甲丸,经纬甲,金乌甲和神人甘露甲,而甘露甲当时一口气铸造了八件“祖宗”的开山之作,其中那件破碎不堪、禁制重重的“西嶽”,被陈平安从灵芝斋捡漏,其余分别是佛国,花苞,山鬼,水仙,霞光,彩衣,云海,不过大半都已销毁。

当年陆沉本来打算将那副甲胄从碧云楼那边偷出来,送给小师弟,但是没能得逞,被楼主拦阻,再与师兄余斗告了一记刁状。

余斗倒不是心疼这件重宝,而是认为那个小师弟,如今境界太低,暂时根本无法驾驭这件重宝,至少得是跻身仙人,才能抵消掉那份神性余韵。

另外一件神兵,流落在白玉京之外,也就是那个脾气极差的十四境老婆姨手中,使得那位女冠获得了一种“铸造者”神通,使得她能够单凭一己之力,就锻造出半仙兵、甚至是仙兵。

之外的十六件神兵,都不是十二尊高位神灵持有之物,品秩就要逊色一筹了,其中一把,就是岁除宫吴霜降的狭刀斩勘,结果一路辗转,到了剑气长城,又被陈平安获得。

而这类神兵,又有个古怪之处,纯粹武夫用起来,就会十分顺手,几乎没什么后遗症,反观练气士手握至宝,就要小心再小心了,即便被修道之人炼化成功,还是容易造反,青冥天下,历史上这类惨事发生过十数起,修士道心被浸染,潜移默化,浑然不觉,都会性情大变。

最惨烈的一次,是一位好像走火入魔的飞升境大修士,差点凭借手中神兵,打破天外天屏障,捅

破天,还是白玉京大掌教亲自出手,才补上那个天大窟窿,而且拦下那位仗剑远游、打算砍掉那位修士头颅的师弟余斗,亲自将那位差点酿成大错的修士领回白玉京,跟随他修道数百年,最终恢复正常道心,甚至还担任了白玉京一城之主。

而这位白玉京道官,就是上任神霄城城主,也正是那位坐镇剑气长城天幕的道家圣人。

所以每一件神兵的去向以及每次现世,白玉京那边都会时刻关注。

陈平安突然以心声问道:“当年那件倒悬山灵芝斋卖不出去的的甘露甲,是故意让我捡漏的?谁的手笔,道老二?不太像,是邹子?”

陆沉端坐在道场内,单手掐诀,摆出一副沉吟不语状。

陈平安立即了然,就是这个成天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家伙。

取出狭刀斩勘,加上那把“行刑”,陈平安将两把狭刀叠放悬佩腰间。

蹲下身,陈平安轻轻取出那两只酒壶,两坛骨灰,一手一只,悬在城头之外,酒壶贴着墙壁,轻轻一磕,两壶皆碎,随风飘散。

还乡了。

沉默许久,陈平安站起身,主动与贺绶笑道:“贺夫子只管落地城头好了,此次远游蛮荒腹地的具体路线,我们剑气长城这边,还需要跟文庙这边报备录档。”

贺绶笑着点头,亏得这位文圣的关门弟子善解人意,不然自己还真开不了这个口,以坐镇此地的陪祀圣贤身份,与五位剑修询问事宜,当然在理,却未必合情。可陈平安既然愿意以年轻隐官的身份主动提及,就没有任何问题了。

贺绶立即喊来了一位儒家君子,两人一起落在城头上,后者与年轻隐官作揖致谢。

陈平安开门见山道:“我们此行,先后去了蛮荒天下的白花城,名为‘龙泓’的古战场遗址,大岳青山。云纹王朝玉版城,春涧山,仙簪城。酒泉宗,曳落河,托月山。总计九处。”

陈平安抬起头,“如果加上明月‘皓彩’,就是十个地方了。”

那位儒家君子早已取出笔墨纸,将那些地址一一记录在册,越听越心神震撼。除了春涧山相对陌生之外,其余地点,这位君子都再熟悉不过。

尤其是仙簪城,曳落河,托月山……让这位君子震惊之余,更觉得荒诞不已,若非眼前此人,正是剑气长城的末代隐官,他都要忍不住出言质疑真假了,不是他不愿意相信,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,让人不敢相信。

白花城,一座蛮荒宗字头山门,宗门覆灭,除了仙人境宗主以折损阴神的跌境代价,勉强逃出生天,其余一位上五境掌律和地仙妖族修士,皆死。

之后的那处龙泓古战场,被剑光一扫而空。

不过陈平安也没忘记提了一嘴,这两地的具体战功,文庙事后仍需询问齐廷济他们。

贺老夫子盘腿而坐,眯眼抚须而笑,痛快痛快。

隐官陈平安,宁姚,齐廷济,陆芝,刑官豪素。

当这五位剑气长城剑修,联袂远游,便是如此长驱直入,势不可挡。

之后年轻隐官说到了将那座号称天下最高城的仙簪城,打成两截,打碎祖师堂。

听到这里,贺绶哈哈大笑。

那位负责提笔记录的君子愣在当场,以至于一时间都不敢落笔,不得不开口询问道:“隐官,仙簪城被打成两截了?我能不能问句题外话,怎么打断的?”

陈平安盘腿而坐,原本双拳虚握,轻轻搁放在膝盖上,这会儿便笑着抬了抬双手。

那位儒家君子便懂了。

“现任城主飞升城老修士玄圃已经毙命。”

陈平安说道:“被刑官豪素斩杀。”

这头飞升境大妖,真身是一条上古玄蛇,甚至连一颗妖丹都得以保全。

一般能够做到这种地步的捉对厮杀,只有双方实力悬殊的碾杀之局,一方将其瞬杀,例如飞剑瞬斩。

这桩战功,陈平安按照约定,让给了刑官豪素,记在对方名下,帮助豪素将功赎罪,完成与中土文庙的约定,得以远游青冥天下,从此获得自由身。

对于陈平安来说,豪素去往青冥天下,终究顶着一个末代刑官的头衔,是好事,晏溟、董画符这拨远游剑修,暂时境界不高,尤其是在跻身上五境之前,需要有个自家人的前辈护道。

再者豪素此人最为念旧,不然也不会对家乡那座“灵爽福地”,心生执念,好像此生练剑,只为寻仇。

陈平安补了一句,“回头刑官就会将玄圃真身连同妖丹一并交给文庙,交由文庙勘验此事。”

贺绶啧啧称奇道:“好个刑官,不鸣则已一鸣惊人,为我浩然立下一桩天大战功了。有机会的话,老夫还要与豪素诚心道个歉。先前得知此人斩落南光照的头颅,这其实没什么,以怨报怨而已,老夫当时只是觉得一个剑气长城的刑官,在那场战事中半剑不出,连个妖族出身的老聋儿都不如,倒是回了浩然才开始斗狠逞凶,实在是当不起‘刑官’头衔。所以当时我曾与礼圣建言,将这犯禁的豪素往功德林一丢,刚好与刘叉有个伴,一个负责钓鱼,一个生火煮饭,不是神仙道侣胜似神仙道侣嘛。现在看来,是老夫误会豪素了。”

陈平安瞥了眼那轮越来越靠近大门的明月,说道:“豪素未必会亲手给出玄圃真身,可能会让齐宗主转交,还希望文庙这边通融一二。”

贺绶点头道:“这些都是小事了。我这边就可以答应下来。”

陈平安轻轻点头,然后继续说道:“我在仙簪城那边,还与白玉京陆掌教联手,做成另外一事,就是将那座瑶光福地给收入囊中了,事后陆掌教返回青冥天下之前,就会将‘瑶光福地’交给文庙,换取将来三次重返浩然的机会。”

此外陈平安只是大致说了些过程,方便文庙那边找机会验证。

被仙簪城开山祖师归灵湘命名为“瑶光福地”,其实才是仙簪城被蛮荒誉为“天下武库”的根源所在。

没有了这座上等福地,以后的仙簪城,就等于彻底失去了兵器铸造的来源。

陆掌教一下子就不心疼那些价值连城的三山符,奔月符,洗剑符了。

都是小钱,一个修道之人,每天自称贫道贫道的,计较些许天材地宝神仙钱做什么。

贺绶咳嗽一声,伸出一只手,搭在那个君子执笔的那条胳膊上,轻轻拍了拍,语重心长道:“隐官与陆掌教,此次精诚合作,获得‘瑶光福地’一事,功劳的主次之分,还是要实事求是,写上一写的。”

那位君子立即心领神会,妙笔生花,写得环环相扣,滴水不漏。

陆沉对此也无所谓,只是有些想不明白,按照白玉京那边的情报,这位贺老夫子,是个出了名不通人情的老古板啊,就差没直接给个“腐儒”说法了。

关于曳落河一役,陈平安说得极为简略,只说一场拔河,自己从旧王座绯妃手中,强行截取三成水运。

陈平安问道:“贺老先生喝不喝酒?”

贺绶笑问道:“隐官难道不知道此事?”

陈平安愣了愣,有些摸不着头脑,我知道这种事做什么。

贺绶哈哈大笑,伸出手,“老夫不喝酒多年了,但是今天可以破例一回。”

这位老夫子酒能喝,但确实是不爱喝,属于当年连老秀才都劝不动的酒。

真正让贺绶觉得舒心之事,是这位剑气长城的末代隐官,对自己这些所谓吃冷猪头肉的陪祀圣贤,在鸡毛蒜皮小事上的半点不了解。

这就意味着这个与文庙关系极为微妙、以至于让人完全不觉得他是文脉儒生之一的年轻隐官,看待文庙的态度,尤其是亚圣一脉,即便不算亲近,却也不至于心怀怨怼。不然就陈平安担任年轻隐官期间的行事风格,早就将文庙学宫书院、圣贤山长们的底细摸了个门儿清。

陈平安跟着笑起来,为颇为老江湖的老夫子递去一壶酒,是自家酒铺的青神山酒水。

陆沉心声问道:“那位前辈呢?”

先前双方持符奔月途中,好像那把从天外而来的长剑,就消失不见了,连陆沉都不知所踪。

陈平安以心声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:“之前不是说了,那份心神感应,已经被崔师兄斩断。”

陆沉又问道:“另外那个你,在宝瓶洲到哪儿了?”

陈平安说道:“已经在家乡了,刚到的骑龙巷,趁着境界还在,就去确定一下,陆掌教在石柔身上,到底有没有留下什么深藏不露的后手。”

陆沉哀怨道:“贫道这个人,一向没有害人之心的。再说了,就你那个学生,在神魂一事上,手段多高明,你会不清楚?”

陈平安笑道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

骑龙巷两座铺子,一座叫草头,一座叫压岁。

草头,是一种陈平安家乡随处可见的野菜,又被称为金花菜,按照古书记载,二月苗繁生,入夏及秋开细黄花,叶如倒心形,作子匾如螺旋。

至于压岁一词,就更寓意美好了,谐音压祟,天下太平,去殃除凶,保佑平安。

这也是当年陈平安二话不说就买下两座铺子的原因之一,当然更主要的,还是跟花钱不多就能拥有两份产业有关。

陆沉试探性说道:“接下来的托月山一役,不如让贫道来详细解说过程?你刚好可以缓一缓心神,跌境一事,需要早做准备了。”

在骊珠洞天摆摊多年,陆沉自认口才不错的。

陈平安点点头。

陆沉一粒心神,从莲花道场那边掠出,蹲在陈平安一旁,笑着与对面两人招手。

贺绶笑着起身,该有的礼数不能缺,与这位白玉京三掌教作揖行礼。

那位儒家君子更是如临大敌,立即起身,跟随贺绶一同作揖。

陆沉起身,与两人还了一个道门稽首。

陈平安与两人告辞,说自己去隔壁城头那边找人叙旧,很快就回。

只留下一个陆沉,当起了说书先生。

当贺绶听说陈平安仗剑开山三千余次,最终亲手剑斩一头飞升境巅峰大妖,正是那位托月山大祖首徒元凶……

那位君子好像已经麻木了,轮到贺老夫子目瞪口呆,久久无言,仰头一口喝完壶中酒水,老夫子擦了擦嘴角,转头望向城外。

陈清都的最后一缕魂魄,一剑斩杀高位神灵之一的“行刑者”。

不得不承认,人间其实已无剑气长城。

但是犹有剑气长城的剑修。

继陈清都出剑之后,犹有陈平安问剑托月山,剑斩飞升,而且听陆掌教的意思,那大妖元凶,还是一位剑修。

陆沉蹲在那儿,学年轻隐官双手笼袖,嘿嘿笑道:“如果再加上离真,那么托月山大祖的开山弟子跟关门弟子,好像都在陈平安剑下死过。”

此外托月山一役,光是仙人境大妖,就有三头,玉璞境和地仙妖族修士自然更多。

不过其中一头仙人妖族,被一个元婴境剑修换命了。

陆沉将那幅光阴走马图截取片段,那些妖族修士的“音容相貌”,都被这位陆掌教做成了一幅幅挂像。

不过陆沉知道陈平安的打算,所以将大妖元凶之外的所有战功,都分摊给齐廷济的龙象剑宗和宁姚的飞升城。

这些一笔笔一桩桩堪称惊世骇俗的战功,中土文庙都会一五一十仔细录档。

陈平安先去往马苦玄和余时务那拨人附近。

余时务抱拳笑道:“见过陈山主。”

除了余时务,也就没什么动静了。

马苦玄的首徒和婢女,是不敢开口言语。

至于那个马苦玄的关门弟子,是在确定眼前这位“道士”的身份。

陈平安朝余时务抱拳还礼。

就像马苦玄所说,陈平安对此人,在大渎祠庙那边第一次相逢,就心怀忌惮。

一个腰悬柴刀的少年突然跨出一步,问道:“陈山主,你们落魄山还收不收弟子了?”

结果被马苦玄一脚踹在屁股上,摔了个狗吃屎,少年也不以为意,一掌轻拍地面,身形翻转飘然落地。

陈平安笑道:“暂时不收弟子。”

少年犹不死心,问道:“那能不能先帮我留个位置?”

陈平安摇摇头。

马苦玄伸手按住关门弟子的脑袋,笑嘻嘻道:“一个人是很少去在意自己影子的,不过反正被踩上一脚,也无所谓,山上人孑然一身,都是不痛不痒的小事了。”

陈平安微微皱眉,好像猜不出这个马苦玄的葫芦里卖什么药,就没有搭话,只是转头与余时务问道:“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里?”

余时务笑道:“打算先去墨家钜子建造的那座高城看看。”

随后陈平安来到了魏晋和曹峻身边。

魏晋以心声说起了前辈宗垣一事。

陈平安神色凝重,点头道:“幸好那几份剑意被你拿到手了,不然会很麻烦,很麻烦!”

魏晋问道:“中途改变主意了,没有去那处战场?”

陈平安嗯了一声,“一直在绕路,最后走了趟托月山。”

魏晋指了指天上那轮大月,笑问道:“结果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?”

陈平安一笑置之。

曹峻冷不丁问道:“陈山主,你交个底,我如果早点来剑气长城,到底能不能进避暑行宫?”

陈平安有些意外,不知道曹峻问这个做什么,想了想,还是以诚待人给出个答案,“性子太燥,进不去。”

不是曹峻的才智不够,而是那些年避暑行宫主持战局,一切排兵布阵,唯一宗旨,是追求以最小战损换取最大战功,将战事拖得更久,尽可能拖延时日,能多拖一天是一天。如果换成一种势均力敌的战场,以曹峻那种剑走偏锋的性格,多半有所建树,但是相较于林君璧、玄参他们,曹峻肯定还是要逊色不少。

陈平安在返乡后,专门通过魏羡,了解过将种子弟刘洵美、老乡曹峻的性情、以及带兵风格,因为魏羡和曹峻在大骊军中,都曾跟着刘洵美混饭吃,虽然两人都是顶着个随军修士的头衔,但事实上最后都曾各领一营骑军,也算是刘洵美用人不疑了,关于同僚曹峻,魏羡给了个擅长裙里脚的说法,大致意思,褒贬皆有,好听点,是用兵奇险,难听点,就是出招阴损,为了战功,不计代价,当然曹峻自己也会身先士卒。

曹峻问道:“在托月山那边,有没有跟飞升境大妖干上?”

陈平安没搭理曹峻的没话找话,只是取出两壶酒,给魏晋递过去一壶。

曹峻伸出手,“陈山主可别厚此薄彼啊。”

陈平安一手肘打掉曹峻的手掌,与魏晋问道:“听没听说红叶剑宗的那个妖族剑修蕙庭?”

魏晋点头道:“当然,不过好像上次大战期间一直没露面,据说是在山门里边跌境养伤。”

陈平安伸出拇指,抹了抹嘴角,笑道:“这次被我顺手宰掉了。”

魏晋也没多说什么,举起酒壶,与陈平安轻轻磕碰一下。

只有剑气长城的剑修,才知道那个妖族剑修是有多该死。

魏晋笑问道:“这趟远游,又‘见好就收’了?”

陈平安笑了笑,“还凑合,顺手牵羊,小有收获。”

魏晋打趣道:“换成我是托月山大祖,肯定得后悔说过这么句话。”

陈平安点头道:“必须的。”

曹峻有些无奈,真心插不上嘴说不上话。什么红叶剑宗,听都没听过的。至于“见好就收”,又是什么典故?蛮荒大祖与陈平安聊这个做什么?

在那云纹王朝的京城,陈平安从道号“独步”的皇帝叶瀑手中,获得一套护城阵法中枢的剑阵,这套剑阵,十二把袖珍飞剑,如笔搁放在红珊瑚笔架之上。所以其实准确说来,是两件仙兵。

当时叶瀑信心满满,觉得能够坑一把陈平安,只是千算万算,都算不到那个头戴莲花冠穿青纱道袍、却假装自己是隐官的“陈道友”,不但真的是陈平安,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位白玉京三掌教,竟然能够拆解阵法,结果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

先前听陆沉说,白玉京五城十二楼之一的琳琅楼楼主,家族子弟的名字当中,大多都带个“之”字后缀,如果陈平安愿意将这珊瑚笔架割爱,价格可以比真实价值翻一番。

之字后缀。

大泉王朝的边军姚家,姚近之,姚仙之,姚岭之,都带个“之”字。

至于那位仙簪城老妪,道号琼瓯的飞升境鬼物大妖,她是玄圃的祖师,乌啼的师父,而她的真身竟然是一只蚊子。

她当时被迫留下一把来历不明的麈尾,是当之无愧的上等仙兵品秩,以虫鸟篆铭刻二字,“拂尘”,再者敢这么取名字的,都不容小觑,比如桐叶洲的桐叶宗,蛮荒天下的大岳青山。

一把拂尘,绯紫色长木柄,三千六百余根材质不明的雪白丝线,衔一枚小金环以缀拂子。

此物被琼瓯得手两千年之久,竟然始终未能被大炼为本命物,且在那阴冥路途,不沾染半点阴煞污秽之气。

再加上三成曳落河水运,以及那份来自明月皓彩的粹然月色。

此行确实收获不小了。

喝过了酒,陈平安起身道:“等下你们可能需要撤出城头片刻。”

魏晋猛然抬头。

陈平安说道:“可惜境界是借来的。”

魏晋气笑道:“陆掌教怎么不借给我境界,就算借给魏晋又如何,说不定就要反过来被蛮荒刻字了吧。”

陈平安对曹峻笑道:“瞧瞧,我们魏大剑仙就能进避暑行宫。”

身形一闪而逝,重新回到陆沉和贺绶那边的城头。

战功记录一事已经结束,贺绶在此等候已久。

陈平安抱拳道:“劳烦贺老先生让所有人撤出那半座城头。”

贺绶笑着答应下来,离去之前,犹豫了一下,老夫子竟然是与陈平安抱拳。

好像在这城头,一个暂时不是什么儒家弟子,一个不是文庙陪祀圣贤,更像是一场江湖相逢。

在贺绶与那位君子离去后。

陈平安站在城头那边,仰头看了眼天上月。

韩俏色通过归墟日坠处,重返浩然,谨遵师兄法旨,她真去白帝城读书、尤其是多翻几本兵书了。

那头重返人间的远古大妖,在确定无人跟踪之后,大摇大摆御风远游,然后就看到了一位身材高大的白衣女子。

陈平安脚尖一点,掠下城头。

陈平安站在大地之上,面对那堵高大城头,说道:“劳驾陆掌教现身片刻。”

陆沉心中疑惑,嘴上玩笑道:“难道是刻字一事,需要贫道代劳?这就有点难为情了。”

陈平安默然无声。

陆沉就没有继续插科打诨,从莲花道场那边,散出一粒芥子心神,以白玉京三掌教的道人形姿,在陈平安一旁现身。

陆沉猜不出陈平安的心思。

此行,他跟随五位剑修一路奔波劳碌,最终陈平安成功剑斩蛮荒祖山。

如果说托月山老祖,让剑气长城成为一篇老黄历,那么陈平安就让托月山,同样成为一页老黄历。

此外,拖月之举也即将大功告成。

要说分账,就是坐地分赃一事,轮不着他陆沉。不过一切折损,都可以忽略不计,为青冥天下增添一轮明月“皓彩”,大道收益,不可估量,陆沉已经打定主意,贫道此行功德圆满,返回白玉京后,就算是二师兄,也得硬生生给自己挤出个笑脸,竖大拇指,还是得两只手,不然这事没完。

还好意思埋怨师弟在先前一百年内懈怠偷懒?不但补上了上个百年的,就连下一个百年的功德,都早早挣到手了。

再说了,陆芝身上的那只剑盒,贫道是借又不是送。

陈平安摘下那顶莲花冠,交还给陆沉,身上那件青纱道袍也自行消散,再收起了叠在腰间的两把狭刀。

\\ 。

只以青衫背剑之姿,面对剑气长城。

道法,浩然,西天。

剑气长存,雷池重地。

齐,董,陈。猛。

两截城头之上,总计十八个字。

一边分别刻有道法,浩然,西天。雷池重地。

另外一边则是剑气长存。齐,董,陈,猛。

老夫子贺绶开始赶人了。

所有人,必须立即撤离城头。

魏晋和曹峻早已自己离开。马苦玄,余时务一行人也已御风南下,其余百来号来此游历的外乡修士,都只能纷纷离开。

陈平安开口说道:“此次蛮荒腹地之行,与隐官陈平安同行护道者,浩然陆沉。”

剑气长城的战场上,护道人分两种,一种是家族供奉、扈从出身的剑侍,类似晏家的大剑仙李退密,宁府的纳兰夜行,剑侍一说,并无半点侍者之贬义。

另外一种是境界高的剑修,负责护卫境界低的剑修,使得后者不至于过早夭折在战事中,故名剑师。

故而侍卫之侍,既大道同行,又护卫晚辈。师长之师,每次递剑,既救人又传道。

陆沉破天荒露出肃穆神色,“浩然陆沉,有幸同行。”

萍之草无根而浮,于水中飘零而不沉溺。

万年刑徒剑修,如浮萍飘零天地间,死而无坟。

唯有剑气长存。

而老大剑仙陈清都的那把本命飞剑,名为浮萍。

屹立万年的剑气长城,剑气长存的末代隐官。

两两相望,默然对视。

青衫剑修,手持长剑夜游,以凌厉剑气遥遥在半截城头最高处刻字。

刻“萍”字者,剑客陈平安。

下一页